_居北

日常咸鱼翻不了身XD

〔忘羡〕性感羡羡 在线作死

*可能ooc
蓝二哥哥智商下线
性感羡羡在线作死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现代pa   影帝机x明星羡

    接二连三的通告纷至沓来,魏无羡急匆匆地披上外衣,上了车后又得赶往下一个通告。


    随意披上的外套格外好看,领口处还别出心裁地绣了一个WIFI的标志,简简单单的红色标志却宛若画龙点睛般,为这件单一黑色外套添上不一样的意味。


    但是尽管外套如何精致漂亮,薄薄的一层布料完全无法阻挡从车窗灌进来的冷风,夜里刺骨的风从外套灵巧地钻入其中,紧紧地贴近肌肤。


    后座的魏无羡将外套往里拢了拢,蓦然哆嗦了一下,嘴唇微微发白,一对好看的眼眸也半合着,昏昏欲睡。


    副驾驶座的江澄通过镜子隐约看见,他回过头推推魏无羡,道:“你小子行不行啊,不行就别强撑了!去了也不过给公司丢脸!”


    魏无羡嗤笑一声,“还有我魏无羡做不到的事情?”说罢他突然打了个喷嚏,连带着牵动喉咙猛烈咳嗽,咳得脸色骤红,他摸摸鼻子讪笑几声,“小问题,小问题!”


    江澄黑着一张脸冲司机喝道:“通告推了,现在,掉头回家!”


    魏无羡声嘶力竭:“江澄!你是我经纪人,我是你大爷!你得听我的!”


    不顾魏无羡如何大喊大叫,江澄拿起手机噼里啪啦地打了一大堆字推脱通告,随后打开联系人界面,手指轻点,“喂,蓝忘机,到魏无羡家去,他生病了。”


    蓝忘机打开卧室房门一看,床上是厚厚的被子,被子下突起一块,像是藏着一个人。


    蓝忘机忙不迭过去,小心翼翼掀开被子一角,里面露出魏无羡通红的脸,和半眯着的眼眸。


    他盯着蓝忘机看了好一阵,才认出来人,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蓝湛,你来啦!”


   “简直是胡闹!”蓝忘机压抑着怒气,微微颤着抚上魏无羡滚烫的脸颊。


    魏无羡欲言又止,一向口才极好的他这回支支吾吾了半天也道不出个所以然来,蓝忘机于他,是生生世世的挚爱,他无法直视爱人清冷却暗含深情的眼眸道一声“无所谓啦我没事啦”。


    分明头疼不已,魏无羡却总能在脑海里产生千思万想。


    回过神来时,蓝忘机已经转身拿来一碗中药,将他扶好靠坐,肃然道:“别说话了,吃药!”


    混黄的中药散发出呛人的气味,丝丝苦意似乎在空气中蔓延开来,钻入魏无羡的鼻腔,让他皱起眉头。


   “我不喝!我不喝!”魏无羡试图挣扎,“这药一看就很苦。”


    蓝忘机板下了脸,不理会他的撒娇,舀起一勺递到魏无羡唇边,道:“张嘴。”


    魏无羡满脸痛苦与抗拒,凑近勺子小小地抿了一口,随后又立刻远离,叫嚷道:“烫,烫死了。”


    蓝忘机蹙眉疑惑,又自己尝一口试了试温度,心道是有些烫,舀水轻轻吹了吹,而后再递给魏无羡。


    魏无羡又凑过嘴来抿一口,苦着一张脸道:“还是好烫啊。”


    蓝忘机喝下一口,“不烫的。”他微红了耳垂,极其小声地道:“乖,快喝。”


    一声安慰听得魏无羡心花怒放,眼前人微红耳垂的模样简直秀色可餐,他只觉得病气都去了大半――然后继续喊烫。


    当蓝忘机看向空空如也的碗,感受到嘴里说不出的苦味,这才发觉被魏无羡耍了小聪明。


    床上生病的人儿反而捧腹笑得前仰后合,乐不可支,他笑弯了眉眼,苍白的脸多了几分生机,煞是好看。


    蓝忘机轻叹一口气,“魏婴。”


    “诶,我在我在,蓝湛,我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一阵过去,魏无羡察觉到蓝忘机从床边离开,止住笑意抬起头来。


    却见蓝忘机从外头走进来,手上是一碗同方才一般无二的中药,若说真的有什么区别,那可能就是更苦了。


    魏无羡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蓝湛你干――”


    话未说完,蓝忘机温润的唇堵上他的,中药被他从口中渡来,灵巧地撬开牙关,中药便尽数进入魏无羡喉中。




――――――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江某说
隔日魏无羡揉着腰
朝上天发誓
再也不敢作死了!!!

[瑶薛]同居三十题(1―5)

*现代pa  金光瑶x薛洋
*文章沙雕,可能ooc(慎入
*是边肝痒痒鼠边写的,错字请原谅
*含有微量忘羡(是真的微量
*最后,不知道下次更新是什么时候系列

1 相拥入眠

这是二人第一次同床。

薛洋洗漱后来到床边时,就看见金光瑶已经盖好被子朝他眨眨淡金色的眼眸。

见此,薛洋咧嘴一笑,露出一对虎牙,快步扑上床压在金光瑶身上,笑嘻嘻地唤道:“小矮子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金光瑶眸色微微发暗,一贯落落大方的笑容挂于面上,随即翻身将薛洋压在身下,在他还迷糊的时候揉揉他头发,将一头青丝揉得乱糟糟的才肯罢休。

一手为薛洋拉上被子,一手在暖和的被窝中与心爱的人儿十指相扣,翻身从薛洋身上下来,他转过头朝薛洋笑笑,“成美莫闹了,睡觉!”

2 一同外出购物

刚踏入超市薛洋便急匆匆地冲往零食区。
金光瑶推着推车跟在他后面,微笑着无奈喊道:“成美小心些,地滑。”

前头薛洋神采奕奕地将一袋袋糖果放入推车。
后头金光瑶同样神采奕奕地将一袋袋糖果放回架上。

待到薛洋走出零食区,心满意足地拍拍手,嘴角前所未有地上扬,回过头时,却蓦然看见推车里只有一包孤零零的糖果,还是小袋包装的!

抬头看见金光瑶正笑眯眯地直视他,一字一顿地道:“不、可、多、吃!”

薛洋脸色骤沉,深吸一口气,用尽全力大声喊道:“小矮子你的增高鞋垫是不是不要了!!!”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其实和电影并没有什么关系

“成美,一起去看电影怎么样?”

“不看!”

“场地我都包好了,还是恐怖电影,就等你了。”

“你薛爷爷我是不可能再和你一起出去的!”

……
“小矮子,这部电影还挺好看的。”

薛洋一手抓了一大把爆米花就往嘴里塞,含糊不清地道:“真香”。将爆米花咽下,他又马不停蹄地拿起了可乐。

许是太过着急,有些沾上他的嘴角,湿漉漉的唇瓣极其红润,一张一合之中,带着无尽的诱惑。
金光瑶转头看去就是这么一番景象,“嗯,是啊,好看。”

微微沙哑的嗓音穿入薛洋耳中,他正转过头,脖颈却突然被金光瑶搭住,身子便下意识地前倾,沾了可乐的唇被金光瑶堵上。

略微的痒意蔓延开来,金光瑶细心地舔舐唇边可乐,稍微离开些许,两人距离不过鼻尖相对,他暧昧不清地道:“真甜。”

电影画面仍在呈现,幕幕皆是横尸遍野,血流成河,而在场二人却毫不留意。

4 一方的起床气
(更像是赖床
(向瑶妹大佬低头,洋洋在瑶妹面前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金光瑶拉开窗帘,清晨明媚的阳光照在床上,淡淡光芒笼罩床上熟睡的人儿眉眼,长长的睫毛轻颤,上挑的眸子紧闭着不肯睁开。

金光瑶推推薛洋,低声道:“成美,起床了!”
薛洋不耐烦地翻了个身,将被子往上一拉,把整个人都藏于被下,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嗤笑道:“现在才几点,还早着呢!”

“成美再不起来,我就自己去二哥家了!”金光瑶微笑着,作势要走。

金光瑶与蓝曦臣那家伙自小便认识,感情不浅,自己好不容易将金光瑶拐回家,如若放任二人单独见面,岂不是撮合他们!

思及此事,薛洋突然一下坐了起来,威胁道:“你要是敢自己去,就准备用舌头泡茶喝吧!”

5 做饭

厨房里传出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的金光瑶深感不妙。

他忍不住关了吵闹的电视,冲厨房喊道:“成美,你好了没有?”

过了好一阵,薛洋的声音才传出来,他像是极其沾沾自喜,得意地回道:“好了!新鲜出炉的番茄炒蛋!”

当金光瑶面对一盘乌漆嘛黑的番茄炒蛋和薛洋期盼的眼神,终是强忍不适,微笑地吃下,赞叹道:“很美味。”

虽然薛洋后来很长时间都不明白金光瑶为什么再也不让他下厨房了。

――直到那次将菜端给魏无羡,然后被蓝忘机追着暴打一顿,这才知道自己烧菜技术有多差。


未完待续

薛洋玩偶使用手册

★产品名:薛洋玩偶
★如有意请前往兰陵金家或义城抢购
亦可以拨打热线电话:137******80

1 产品概况
由魔道分公司义城集团有限公司
生产制造

♡产品分类
壹――七岁前
小时候的〔薛洋〕人畜无害,常常甩着马尾辫歪头笑着,够不到你的时候还会跳起来碰碰你的尾指,露出一对虎牙软软地道:“糖……我要糖嘛。”
贰――断指后
遇见常慈安后的〔薛洋〕神色阴郁,当你在角落看见他一个人盯着受伤的手静静地凝视时,请千万不要嘲笑他,遇到这种情况,请尽快给〔薛洋〕一大堆糖或者配置一个〔晓星尘〕。
叁――金家客卿
当上客卿的〔薛洋〕愈发叛逆,买到这类产品的你千万不要慌,只要不让〔薛洋〕与本公司另产品〔金光瑶〕亦或〔金光善〕过多接触,多半(?)不会造成人身攻击。
肆――cos
可能是因为之前毁坏了一个〔晓星尘〕,〔薛洋〕佯装晓星尘往往内心比较脆弱,安全感不强,遇到这种情况,请及时为他购买一个清风明月〔晓星尘〕。

2 产品的情绪(什么鬼
开心――
当他开心的时候会笑着露出一对小虎牙,受到感染的你也会感到十分开心的。
愤怒――
愤怒的他多半是因为你受了欺负,这个时候请尽快安慰他,当然,也可以选择找一个小盒子准备装马赛克。
难过――
他难过的时候常安静地找一个角落待着,有时会盯着断指的手发呆,与产品〔晓星尘〕好感度爆表时,还可能盯着锁灵囊发呆。
伪笑――
当他嘴上笑着眼眸却眼波流动时,绝对是假笑。这种情况的发生估计是因为遇见了产品〔金光瑶〕,解决的方法只有给他买一大堆糖并虔诚地灌心灵鸡汤,不然的话你又该准备小盒子了。

3 产品的使用方法
只要买数不胜数的糖或者五花八门的点心
有很大几率可激活〔薛洋〕并与他聊天

4 产品的保养与维修
♡产品外表
长得年轻而讨喜,头发简单地束起扎了利落的马尾,七分俊朗,三分稚气,活像一个邻家少年郎。不笑时看起来稚气未脱,天真烂漫,轻轻一笑便露出一对虎牙,眉眼弯弯,令人沦陷。

〔薛洋〕生病的时候可以给他请最好的大夫〔温情〕,必须给他做甜汤圆糖葫芦,还有请〔晓星尘〕
温馨提示:
请千万不要叫他成美!
购置〔薛洋〕时务必购置〔晓星尘〕
以保证人身安全!

5 购置反馈
━为什么我家的薛洋是穿着金色的衣服,上面还绣了一朵金星雪浪?
回复:亲,当上客卿的薛洋都是穿金星雪浪袍的哦!

━我叫薛洋一声成美被打得半死,为什么有一个金色衣服乌纱帽的小矮子一直叫成美不被打?
回复:因为洋洋与瑶妹势均力敌哦,至于你……嗯……请千万不要去尝试哦,亲!

━我家薛洋最近时不时发笑,不给他糖也没关系了是怎么回事?
回复:亲,请最近大开门窗,半夜时分将会有邻居晓星尘光临你家哦!

━我家的我家的!一天到晚练习笛子,也不理我,是怎么回事啊?
回复:这类情况的出现是因为薛洋研究夷陵老祖控尸技巧呢,请在窗口查看有没有魏无羡来过的痕迹哦,亲!


//
本来没想写那么多的,
突然写着写就这么多了,
可能我的键盘它有自己的想法

可能会有错别字
请原谅啦~~(鞠躬 爱你

〔巍澜〕记赵处的十个小细节

*涉及剧版巍澜!
*有错字请原谅,懒得改
*来源于某天的一个小脑洞(严重ooc,慎入
*占tag道歉 爱你们

1.
赵云澜经常吃糖,
所以有些蛀牙,
有时还会牙疼。

2.
赵云澜很喜欢开黑色摩托,
特别是在沈巍面前。

3.
赵云澜清楚地记得沈巍的授课时间表。

4.
赵云澜佯装昆仑君和小鬼王谈话时,
塞了一根棒棒糖到小鬼王嘴里,
其实有点塞歪了。

5.
实不相瞒,
赵云澜是双标,
一门心思地偏心沈巍。

6.
赵云澜可以与黑袍使称兄道弟,
是因为,
黑袍使对他永远是和颜悦色的。

7.
赵云澜从很早就察觉沈巍不是一般人,
知道沈巍在骗他,
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8.
赵云澜是因为戒烟才吃糖的。

9.
赵云澜学生时代虽然从不认真听讲,
但是成绩很好,

10.
赵云澜临死前想到的只有沈巍一人。

――――
下辈子我不做苍生的神
我只做你一人的神

【薛瑶薛】地府突然来了个大魔头bushi

*by居北
*记一直在我脑中的一个片段(并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鬼东西
*应该算是小甜饼吧
*错字请原谅,懒得检查了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地府是不分昼夜的,薛洋并不知道他已经死去了多少天。
――他也不想知道。
地府也没有人间说的那么不堪,除去奈何桥哭哭啼啼的声音,除去大鬼小鬼们时不时地哀嚎,其实一切都是很和谐美好的。
至少对薛洋来说是这样的,这里有着人间有的糖葫芦,甜汤圆,糖人啊各种各样的甜食,甚是美味。
当然,地府也是有经济发展的,地府所用来交换物品的东西是一些零七八碎的小玩意儿,便是那人间惦记亲人烧了送来地府的一些东西,你这个月有多少人给你烧了多少东西,那么就代表你这个月有多少收入。
不过这些薛洋可全都置之不理的,该吃吃该喝喝,这里拔一串糖葫芦,那里拿一碗甜汤圆,悠哉悠哉,好不快活。
一开始那些卖家们还纷纷扬言要揍薛洋一顿,不过被薛洋几下治理后,以后遇见薛洋便是“大爷大爷”地唤着。
这天,薛洋照常在集市游走,嘴边叼着一根不知哪来的狗尾草,双手环胸地走到一家卖甜汤圆的摊子坐下。
“给你薛爷爷我来两碗甜汤圆。”
他翘着二郎腿搭在方桌上,露出小虎牙嘻嘻地笑着。
两碗甜汤圆很快就来了,一碗摆在薛洋的前面,一碗却是摆在对面。
这是薛洋的习惯,虽然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点两碗甜汤圆却只吃一碗。
此时的薛洋却是看着对面的甜汤圆有些微微发愣。
依稀记得以前是有人陪他来这些个小摊子的。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自己对面应该是一个身着金星雪浪袍,头戴乌纱帽的人儿的,他嘴旁时常挂着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一双眸子会因为新奇的事情而忽然闪闪发亮,眉间一点丹砂与衣上的牡丹相衬极了。
“啧。”薛洋一声冷笑,腿忽的一使劲,将那方方正正的桌子掀翻在地,也不看滚落在地面的汤圆,冷哼一声就要转身走人。
“阿婆,这汤圆和桌子的钱,我付了。”
身后突然传来熟悉又陌生的男声。
薛洋发现自己的心突然剧烈跳动起来,他有些发愣,浑浑噩噩地转过身。
入目是被血染地通红的金星雪浪袍,空荡荡的袖子,再往上看,一张笑脸映入眼帘,他的乌纱帽不知哪去了,披散着头发,微微歪着头看向薛洋,那人轻轻唤道:“成美,我来了。”

――――
我来了,说好的一起入地狱,我未曾食言。

end